Home > 專題文章 > 初訪日本進食吞嚥復健學會年會,看見多專業協作的不同可能

初訪日本進食吞嚥復健學會年會,看見多專業協作的不同可能


文、圖片提供/余尚儒

日本進食吞嚥復健學會(The Japanese Society of Dysphagia Rehabilitation, JSDR)第24回年會,今年9月8日至9月9日於仙台市盛大展開,會中匯集不同專業者交流,以及展示產學合作開發的多元產品。台灣在宅醫療學會理事長余尚儒與教學研究中心研究員林易岳牙醫師代表學會參加,本文為余尚儒理事長的第一手觀察。

本人很榮幸受日本進食吞嚥復健學會邀請,代表台灣在宅醫療學會分享台灣目前在宅醫療中,吞嚥障礙的多專業協作(inter-professional work, IPW)狀況。

「多專業協作」一直是本會重點發展項目,我們也不斷學習各個臨床議題,並在跨領域合作中修正。這次台灣的參加者總數超過10位,包含語言治療師公會、台灣咀嚼吞嚥障礙醫學學會、高雄醫學大學牙醫學系、阮綜合醫院及台大醫院等,都參與盛會。

今年4月嘉義年會,我認識了在高雄執業的林易岳牙醫師,他自發性組織吞嚥的LINE群組,裡面約有180位不同專業者,分享和討論「多專業協作」,也自費舉辦相關「嚥下調整食」的工作坊,令人激賞。因此,本人有幸邀請林醫師成為共同發表者,同時請他擔任學會教學研究中心研究員,負責「吞嚥障礙」主題。

JSDR年會的English section,每一位發表者只有12分鐘的報告,我首先介紹台灣高齡化現況,政府長照政策修正、銜接居家醫療,這部分台灣健保才剛起步,也描述學會成立的經緯及發展在宅沙龍活動,最後介紹林醫師過去半年多專業協作的努力。

▲余尚儒理事長於JSDR年會分享台灣在宅醫療推動經驗。(圖片提供/林易岳)

緊接著由語言治療師公會代表,深入說明目前台灣語言治療的人力及發展。台灣各種專業中,以語言治療師出席人數最多,懇親會時上台合唱,展現良好的國民外交風範。

JSDR和台灣在宅醫療學會一樣,是「多專業」的團體。專業者人數以語言治療師、牙醫師、護理師最多,此外,也有齒科衛生士、營養師、醫師、藥師等專業者。

JSDR會員是1萬4千人的超大團體,本次年會保守估計約3,000~5,000人參加,會議的會場房間經常不夠用,幾乎每一場次門口外面都會放一台電視螢幕,10~30位與會者在外席地而坐上課,日本人的學習精神令人敬佩。

此外,連續兩天中午的Lunch seminar幾乎都大排長龍,年會還有開發專用的App,整體規模比在宅醫療的會議活動還大;然而,卻完全沒有官員、民意代表上台致詞或演講,令人吃驚。

讓人眼睛一亮的是,JSDR 和產業界的關係非常密切,廠商和書商的數量,遠遠超過日本其他在宅醫療相關活動。有一場次介紹產學如何技術合作、成功開發產品,除了傳統的吞嚥調整食輔助用品、口腔衛生用品之外,還有開發「舌壓計」,可量化吞嚥相關能力。

再者,日本也與美國史丹佛大學生醫新創設計(BioDesign)中心合作,研發Swallow Vision®(スワロービジョン)的模擬工具,這些都是台灣還沒有的。

▲JSDR與產業界合作密切,開發許多口腔衛生及可量化吞嚥能力的相關產品。

日本在宅醫療界參與的人比我想像中少很多,尤其幾乎沒看到幾位醫師,讓我非常意外。NPO法人在宅支援診所市民網絡團體副理事長小倉和也醫師告訴我,主要會來參加的是在宅診所的語言治療師、物理治療師、職能治療師和營養師。

相對於JSDR,在宅醫療的活動幾乎都有不同層級的厚生勞動省官員、地方政府代表、醫師會出席,政治性高而且重視與社區的連結,家屬、病人也會出場;JSDR年會的內容則相當學術,很多基礎的內容,基本上我們外行人是聽不懂的,這是很不一樣的地方。或許這也證明,日本的在宅醫療受到日本政府高度重視。

很高興的是,透過林醫師的努力,這次認識了VE內視鏡專家──東京醫科齒科大學戶原玄醫師,也和臉書網友、「NPO法人守護從口進食的幸福」團體代表小山珠美相見歡。

據我所知,吞嚥障礙相關議題在日本還有很多次團體,在觀念、技術、醫療器材各方面,台灣還落後許多,這麼重要的活動,似乎沒有看到官方派人參加。希望台灣應該更有遠見,有系統地認識日本「進食吞嚥領域」。

(Visited 342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