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專題文章 > 日本在宅專訪 > 翻玩空間的自助洗衣店+咖啡廳喫茶ランドリー,任誰都能輕鬆自在

居場所之一:翻玩空間的自助洗衣店+咖啡廳喫茶ランドリー,任誰都能輕鬆自在


翻譯/楊千慧  文/李宜芸  攝影/黃脩涵

歐美盛行多年的咖啡店加洗衣店的複合式服務,讓等待衣服的客人不再埋頭手機,而是與在同空間的陌生人一起享用一杯香醇的咖啡,這樣的風潮逐漸擴展到各國與各大城市。

位於東京住宅區的「喫茶ランドリー(喫茶洗衣)」,2018年1月才剛開幕,主人大西正紀與社區的居民便將空間玩得超乎常人想像。

打開兩面的門後,為社區帶來改變

喫茶ランドリー位於建物邊角,乍看是間文青咖啡館,兩邊敞開,讓視覺穿透,從哪邊都能進到店中,店裡深處的一個空間有6台洗衣機。有趣的是,在這裡洗衣服不是自助投幣,而是要走到櫃檯兌換代幣才能使用。

▲洗衣間前是咖啡店的空間,只要是所看到的空間,都可以跟店主商量想嘗試的事。

在這個社區住了15年,原本在大公司擔任建築製圖的大西正紀,2年多前想著:「我再怎麼畫圖也無法改變社會吧?」因此決定出來創業。

他選定社區這棟有55年歷史的老房子的一樓,思考著要做些什麼事時,回想起在丹麥哥本哈根看到的咖啡店複合洗衣店中,有嬰兒、老人,也有穿著髒兮兮衣服的人在裡面,他覺得這樣的空間實在太有趣了,決定在這棟建物的一樓複製一家店;又想,既然有了洗衣房,既然來這洗衣做家事了,那就再擺個縫紉機吧!

任何人乍看到這樣不太自助的自助洗衣店加咖啡店,桌上又有縫紉機,大概會覺得這真是個怪地方,因為日本從來沒有過這樣的空間,大西正紀自嘲。也因此為了吸引社區民眾前來,剛開店時他送出不少咖啡,歡迎大家來認識這個空間。

而他的「社會實驗」,慢慢有了反應。縫紉機放了幾週後,有社區媽媽跑來問:「我可以借縫紉機嗎?」接著就開始在洗衣房中教兒子看說明書,用起縫紉機;再過一週,媽媽拿著先生的襯衫來,開始燙起衣服,也做起兒子幼稚園的包包。

大西正紀問她為什麼想來「做家事」?媽媽回應:「這在家做也可以,但在這邊有很多人,氣氛比較好。」後來也有人跑來問可否借桌子一週,接著就開始在鐵桌上畫東西,等著社區附近的人加入一起做作品;慢慢有人聚集後,大家七嘴八舌來旁邊指導要多畫些什麼。

跟一般人的邏輯不太一樣,大西正紀有點搞笑地說:「日本空間較小,大家來這裡做東西,就不會把家裡弄髒了。」但實際上,大西正紀想:「家事是生活的一部分。而人類的歷史上,不都是在河邊,大家一起洗澡、洗衣服嗎?很多事情是以前大家一起做,但現在卻自己關在家裡。」他想做的是回歸過去「分享」的社區氛圍。

▲店主大西正紀分享喫茶ランドリー這半年開幕以來,因開放空間而發生的各種「實驗」。

開放空間、馳騁想像,社區更活潑了

慢慢的,喫茶ランドリー發生了許多有趣的故事。有一群媽媽一起借大桌子揉麵團,大西正紀問她們:「我這邊沒烤箱耶?」一位住在十步距離外的媽媽說:「沒關係,可以到我家烤。」

還有人帶著電子琴來,說要讓小朋友在午休時唱歌,形成一群小朋友在店裡唱著〈麵包超人〉,旁邊桌子就是上班族在吃中餐的奇怪景象,「我看上班族們好像也沒有覺得被吵到。」大西正紀笑說。

也有阿公、阿嬤來這邊唱著昭和時代的歌謠,阿嬤們也會來這邊打毛線,「在星巴克打毛線很奇怪;在附近家庭餐廳裡打,也很奇怪;在社區活動中心打,不奇怪但沒什麼味道,在這裡打卻不奇怪。」櫃台前展示架上賣的東西,大部分也是當地社區民眾的作品,例如一組可愛的布面磁鐵,就出自於附近5、60歲阿姨的巧手。

在這裡發生的事,呼應著外頭招牌上寫的:「不管是什麼人都能自由自在。」大西正紀希望,從0~100歲都可以自由地使用這個空間。

大西正紀說,這裡從來沒有計畫過任何活動,就是看社區民眾想來做什麼,「然後就會有怪事發生(笑)。」目前最奇怪的活動是,有居民來問可不可以烤肉,「我真的愣住想了幾秒,然後就說『好呀』。」他點頭說。

這樣的空間最重要的要件不一定是寬敞,更重要的是一樓空間的「開放」。他說明,從外頭一眼就可以看到店內發生的事情,看到小嬰兒,經過的其他媽媽們就會想,「有小嬰兒啊,那我下次也可以來。」阿公、阿嬤在裡面,社區其他經過的阿公、阿嬤也會想下次可以進來看看。

喫茶ランドリー也吸引了附近的媽媽來工作,大西正紀希望夥伴自己決定做什麼,不像外面穿著便利商店制服而有很多的規則與SOP,「就讓她以『自己』的身分來工作。」媽媽可能擅長料理,就讓她來做;看到別人家的小孩哭,夥伴就很自然去幫忙哄小孩。

▲喫茶ランドリー的招牌上寫著「任何人都可以在此輕鬆自在」,吸引許多社區居民來到空間互動、交流。

「在日本,介入旁人家事是不常見的情況,但社會多一點關心是好的。」大西正紀認為,社區居民甚至不一定要進來,但開放空間,店員、客人隨時能看到外頭街道上走動的居民,「那就跟他們打聲招呼吧!」

才剛開幕5個月,大西政紀跟夥伴累趴了,因此,他們讓咖啡店的工作變得簡單,像是飲料、餐點簡單化,花更多時間與社區的居民互動。在收支上,雖然辛苦但還能維持平衡,以東京物價來說,一杯飲料450日圓應該還算是銅板價;若真想租借部分場地,一小時1500日圓也是社區居民還可負擔的價格,目的就是歡迎社區民眾都能來喫茶ランドリー翻玩空間的可能性。

除了喫茶ランドリー外,大西正紀的另一個工作是協助改造一樓空間(他的小辦公桌就在喫茶ランドリー的一角,偶爾時常有阿公、阿嬤跑來看他在做什麼。),最近,連市公所都來請他協助改造一樓空間,希望增加社區居民的可近性。

在東京,或許一場社區空間的革命即將展開。

(Visited 940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