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專題文章 > 【在宅專題】友善高齡勞動4元素 我在日本富山市巧遇41歲的咖啡廳Cafe Mercado

友善高齡勞動4元素 在日本富山市巧遇41歲的咖啡廳Cafe Mercado

文/中正大學社會福利學系教授鄭清霞 攝影/李宜芸

什麼是友善高齡者持續勞動的場域?什麼是高齡者持續勞動的動機?

富山市這家開了41年的咖啡廳,為我們展現了因應高齡社會所常見的幾個概念:尊嚴(Dignity)、自我滿足(Self-fulfilment)、獨立(Independence)、參與(Participation)、照顧(Care)。

一、客隨主便的氛圍

先生負責內場、太太負責外場,內場外場一目了然。太太得空時就跟客人閒話家常,偶爾也共同評論一下電視正在上演的節目。輕鬆自然的氣氛顯見這就是社區的咖啡館,進出來往的客人多是熟客,79歲的老闆、76的老闆娘,還有七八十歲的客人們,無論是店主人或客人,這都是最自然的活力老年。主客之間也不是那麼截然二分,客人自自然然地順手幫忙倒水拿餐點,主人備餐、送餐的節奏緩慢卻不馬虎,主客之間界線模糊,餐飲原本是講求服務品質精準到位與效率的場域,但此時卻呈現「客隨主便」氛圍。也許揚棄消費者至上的邏輯對待勞動者,是友善高齡勞動的第一個元素。

二、「職人精神」,只為做好一件事

先生負責內場,太太負責外場,內場外場一目了然。先生做好餐點,輕輕喚一聲【媽媽】,太太就過來將餐點送給客人。隔著吧檯,我不時觀察先生的工作。打著領帶的他,水煮蛋、火烤土司、製作三明治、虹吸式沖調咖啡…..,現場手作過程就像是一場展現職人精神的即時秀。雖是千篇一律的動作,但他表情專注而愉悅,動作雖不快,但一點都不馬虎。不經意抬頭與我眼神相觸時,報以我略為靦腆實為燦爛的微笑,我想也許「緩慢」的勞動才會有這樣的篤定與悠閒吧。

太太說,這菜單41年前設計出來後,內容、做法沒有改變過,她細心介紹餐點所用的食材與作法,新鮮、安全與現作是他們的堅持與特色,店名取為「Cafe Mercado」,意思是咖啡市集,用咖啡聚集了人氣與人情,「職人精神」應該是友善高齡勞動的元素之二。

▲在外場的上島太太,雖然動作緩慢,但還是熟練地張羅著杯盤餐具。看我們人多餐點多,老客人自然而然地上前幫忙端咖啡。

▲上島先生在內場,煮著咖啡又同時為我們製作蛋沙拉三明治,動作俐落,每一個手勢都有節奏感。老咖啡店充滿上島夫婦的生活感,就連廚具也透露出歲月。

三、平衡的工作與生活

我想這在41年前的富山應該也是相當時髦前端的咖啡早餐店吧,現在眼前所見頭髮灰白的主人與客人們,在咖啡店裡展現了青春洋溢的歲月,什麼工作可以讓人持續41年呢?能夠願意持續勞動參與,那麼這份工作的意義就不只是養家活口的薪資而已吧!應該是一份能夠與生活平衡並存的工作,這份工作是不血汗的,不能吞噬人的生活,否則顯少有人可以持續勞動至生命盡頭,血汗的勞動只會讓人殷切盼望倒數退休之日。換言之,除了對於這份工作的熱情之外,「能夠與生活平衡的工作」應該是友善高齡勞動的元素之三。

四、以「獨立」為核心的長照支援

太太有些明顯的駝背,移動有些緩慢,他說他的脊椎開過刀,也是介護保險的使用者,被評定為需支援第二級。進一步問她使用哪些服務,她指著最後方的椅子,並操作給我們看,這個電動的復健椅子,是照顧經理媒合她租用的,工作空閒的時候,她就可以利用這個椅子做做復健。換言之,勞動者與需支援者這兩個角色是不衝突的。長期照顧的各式各樣服務,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支持需求者能夠「如常地生活」,補足他「不能」的部分,讓他可以繼續執行他「能」的部分;所謂的「如常」,當然也包括他的「勞動」:有酬的勞動以及無酬的勞動。要能夠有「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咖啡情」,以獨立為核心概念的長照支援應該是友善高齡勞動的元素之四。

▲Cafe Mercado位於日本富山市車站附近。一早,店內陸續進來許多老客人,點上一杯咖啡、喫著菸、翻著報紙,或許41年如一日,Cafe Mercado已不只是上島夫婦的生活重心,更是社區長輩互相交流閒話家常的場所。

▲四十年來,從未改過菜單與配方。蛋沙拉、小黃瓜、水煮蛋,當然還有咖啡,都是現場製作。我們一次叫了6份,讓老闆忙不過來,上島太太特地來道歉,說我們都是現做的、不加防腐劑,需要等一段時間喔。說完又不免補充,我們都是真材實料,怕客人吃不飽,每份蛋沙拉都用了2顆蛋。

▲上島夫婦一同守護Cafe Mercado一共41年。

(Visited 291 times, 1 visits today)